忍者ブログ

巴鐵風波一周年:投資方兌付現金不夠 房產汽車湊

中國原創最大發明、世界科學技術領域最佳、最重大突破的發明之一——這是“巴鐵”投資方北京華贏凱來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贏凱來)2016年6月有關“巴鐵”的對外宣傳語。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一年之後的今天,正如“巴鐵”試驗車當時的實驗線路從承諾的1公里縮至只有300米,行駛測試“首秀”只跑了100米一樣,華贏凱來資金鏈似乎也越縮越緊,個別投資者稱自己7萬元的1%,即700元都沒拿到。
對此,華贏凱來怎麼說?
個別投資者:700元的兌付都沒拿到
2016年6月,一種名為“巴鐵”的高架巴士走紅,據稱,“巴鐵”是一項將城市快速公交(BRT)與地鐵機車等優點融為一體的全新技術發明,橫跨兩個車道,上層載客,下層鏤空走車,可同時容納1200~1400名乘客。無論靜止還是行駛,2米以下的小汽車均可在下層自由通行。根據“巴鐵”投資方華贏凱來當時宣傳,這是一中國原創重大發明,曾被美國《時代週刊》評為“2010年世界科學技術領域最佳、最重大突破的發明之一”。
不過很快“巴鐵”就遭到外界的質疑。與此同時,華贏凱來在全國多地募集“巴鐵”投資基金,對外宣稱預期年化率高達12%。2016年8月,“巴鐵”試驗車在秦皇島亮相,但是實驗線路從承諾的1公里縮至只有300米,行駛測試“首秀”更是只跑了100米。
隨著媒體“深扒”,華贏凱來的負面消息也不斷傳出,其互聯網金融業務甚至被指涉嫌“自融”。“巴鐵”風波一周年後,記者獲悉,華贏凱來的投資者仍在四處追討投資本金。
2017年6月17、18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密集接到十餘位來自北京房山區的華贏凱來投資者的投訴電話稱,華贏凱來至今未能兌付他們的投資本金,華贏凱來董事長白志明此前承諾現金兌付1%,但目前也只有少數人獲得兌付。所謂兌付1%承諾的含義是,10000元投資本金兌付100元,從10000元的單筆投資額開始兌付,逐漸擴大到更大額度單筆投資的兌付。
不過,多名華贏凱來投資者向記者證實,他們並未獲得該1%的兌付。“我7萬塊錢,要是能兌付1%就是700塊,在老家也能過一個月了,但是他們一直沒給。”一位在北京打工的家政人員趙阿姨告訴記者,去年2月份在華贏凱來的宣傳下,她隨大流地在華贏凱來投資了她兩年賺下的7萬元。“當時宣傳得特別好。在華贏凱來總部,老闆也特別威風,我一看好多人在投,就也投了。”
來自甘肅在北京打工的劉英(化名)則向記者表示,2015年11月份在老鄉的介紹下,她在華贏凱來買了一份5萬元的理財產品,次月華贏凱來按時返了利息,慢慢地劉英對華贏凱來特別信任。“嘗到了一點甜頭,他們(華贏凱來業務員)對我們這麼好,感覺挺溫暖的,感覺真的沒有人對我們這麼好過,就越陷越深了。後來我的定期存款到期了,下一子10萬、10萬地又買了兩份。去年9月份之後再也沒給利息了,本錢到現在也一分錢沒見到。”
在記者接觸的十餘名投資者中,僅有一位聲稱確實已經收到華贏凱來1%,共計數百元的兌付款。
據瞭解,2016年8月華贏凱來陷入兌付危機,9月份對外承諾到期產品最長3個月內兌付,但最終並未能如期完成。根據《北京商報》報導,今年1月白志明承諾,擬於2017年5月31日前第一筆變現資金到賬後兌付客戶本金和員工工資,但是5月20日,白志明又錄製視頻宣讀了最新具體兌付方案,根據該方案,華贏凱來首次兌付比例僅為債權人本金的1%。
華贏凱來:5月31日至今一直在兌付
6月22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前往位於北京銀河SOHO大廈的華贏凱來總部辦公室,公司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5月31日開始到現在,每天都在兌付。平均每人最少兌到一份。”
對於多名投資者向記者反映尚未收到1%兌付的問題,華贏凱來北京總部相關負責人回應,截至目前,現在按合同數來說,已經兌付了三萬多份合同。“因為每個人不是一個合同。有的可能有十幾份,少的可能兩三份,所以現在按合同數來說,兌付了三萬多份。我們4萬客戶,合同現在兌付了3萬多份。按這個比例算,接近於每人一份。平均每人最少兌到一份。”
“最初沒兌付,真的每個人都非常著急。客戶也著急,我們也著急。現在公司向上走,兌付了。”上述負責人表示。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獲得的一份蓋有“華贏凱來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公章的兌付方案顯示,除了現金兌付本金1%外,華贏凱來還給投資者提供房產兌付、實物兌付的方式,投資者可以自願選擇是否兌付數碼通
其中房產房源在山東省海陽、招遠、榮城、威海等地,這些房產由華贏凱來擔負30%比例(即首付),投資者個人承擔70%比例。山東海陽房源的價格為6800元/平方米,招遠和榮城房源售價為5300元/平方米,威海商業(近地鐵站)房源售價高達28000元/平方米。
“比如公司欠你15萬元,15萬首付用債權抵消,剩下的自己把那70%交上。但是比如房子全額售價是100萬元的,公司欠你100萬,這房子還不能給你,只能抵30萬的首付,70萬還是要欠著。實際上,華贏凱來是把市價3000多元一平方米的房子漲到5000多元一平方米賣給我們,威海、招遠這些地方,我去年10月份都去過,房子都很便宜,海景房也都很便宜的。”華贏凱來一位投資者張海(化名)告訴記者數碼通
記者從其他投資者處也得到了與張海同樣的說法。
但是記者在搜房網查詢發現,山東招遠的不少樓盤每平方米的售價確實在四五千元,不過也有個別樓盤的價格顯示在3000元以下。而海陽的不少樓盤價格在4000元~7000元/平方米這個區間。
實物兌付則是指客戶每月可以按照個人投資額度的1/15在指定電商網站上選定兌付物品。
從《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接觸到的十餘位華贏凱來投資者來看,他們大部分人對於華贏凱來實物兌付並不感興趣。“給房子兌付,我沒辦法想要啊,還得自己另外掏錢。如果按照市場價還可以,市場價3200元一平方米,我們還可以買了然後再賣,損失一點。”張海表示。
前述華贏凱來相關負責人則告訴記者,電商平臺目前尚沒開啟。現金兌付了三萬多份合同,其他兌付還包括房產,汽車。“我們的價格都是市場價,沒有高於市場價的。房產我們是和開發商合作好的,首付的30%可以用債權抵。房產也兌了不少,汽車,這周我們又有簽了房產的合同,百八十萬(金額)那是輕鬆的,現金SmarTone寬頻。”
PR

無意經過了一片花壇

前些天,去客戶公司無意經過了一片花壇,起初並沒廣州自由行有仔細觀望柵欄一隅下的薔薇花,只有零星的幾朵在茂盛的灌木叢裏開放著,大多是些含苞待放的花骨朵,被一片翠綠襯托下看上去怪可憐的。而後的幾天裏,我似乎對之前的無意佇足忘得一乾二淨,依舊風風火火的路過,停留,再拋之腦後。
在離花壇一角不遠的地方,沿著步行幾步就是一家新開的茶坊。說是茶坊卻添了幾分文雅,實在一點其實就是一家簡易供人消遣的麻將館,附庸風雅了其實不過是距離不遠的那一壇開得正嬌豔壯烈的薔薇花叢,也大概是風華正盛,賞客們不可避免的停楊海成留,即使在黃昏裏,遙見都市繁燈明滅,不禁動了憐惜之意,於是它便更顯別具一格了。
或許,這樣環境委實再好不過了,嬌客停留固然豐富,一目了然的草地只有它一枝獨秀。我最初注目它的時候,不是幾天前的事,而是在突然的閑�酒鵠矗宰潘魅晃尬兜牟業�景色感歎出傷感,於是自然而然的想起了那花壇一隅的零星花朵。說它零星幾朵,委實不應該了,畢竟再次觀望它的時候,它儼然成叢,一摞一摞,密密實實擠滿枝頭,這說不上美,也說不上豔的花兒,嬌羞的對著擁簇它的賞客招展著花枝……
記得第一次知道薔薇這種花名,那是源於好友蘆荻。這個出生於薔薇花開的季節的女子,從小就與薔薇結下不解之緣,因而把薔薇視為生命之花。溈水邊的夕陽下,總有一個伴著薔薇花苦讀的身影,那就是她,我的好友----蘆荻。九零年代初,也是在薔薇花開過後的一個七月,她的夢想失敗了,回到了農村,與昔日的薔薇花朝夕相待。面對家境,容顏,學業,沒有一樣稱心如意?難道,最終自只能回歸村莊,和父輩一樣過面朝黃土背朝天的日子?上天終歸垂青於她,經過一番努力,成熟的她不再怨天尤人,走上漫長的自考之路,然後參加工作,有了穩定的職業,有了幸福的家庭,有了自己的事業,有了自己喜歡的一切,從金雁子到湘雅湖農莊主,終於圓了自己的農莊夢。
同樣是出生在薔薇盛開的季節,薔薇花於我卻是迥然不同的境遇,從小就與薔薇為伴,卻不知其名。在老家,野薔薇可謂遍地都是。春分時節,春雷喚醒土壤中的生命,一群小屁孩敏銳的察覺到大自然發出的信號,田地間,籬笆旁開始冒出尖尖的綠----薔薇芽。三五一群,四處尋找薔薇芽,有猴急的孩子,來不及把皮剝下就直往嘴裏塞,發出“滋滋”的聲響,那叫一個脆鮮甜,真正的舌尖上的美味。於記憶裏,好似記得的便只有這麼多了,如今草木繁衍,我驀然的有所察覺,在低徊中闖然離去的傷感,其實說到遺憾之處才覺是自己的頹唐,不得不說是時日裏將我心思磨合,於記憶裏這是僅存的老場景了。從粗獷的輪廓裏仔細分辨,光景在一瞬間是何等的飽滿,現在卻畸零的東湊一句,西拼一言來追挽它已經逝去的身影。
五月初夏,和煦的風兒吹在臉上,此時的寒意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正是一年中最美好的時光。在村頭,在路邊,或在山間。遠遠地,就能望見那一樹樹凝結的花簇。四處閒逛,總能嗅到薔薇花那縷縷香氣,隨著陣陣兒清風襲來,沁人心脾。待想仔細尋找時,又無影無蹤了。喜歡與這樣的香氣,這樣的情景相遇。人與樹都如此家常,如此平凡,卻絕不容忽視。一陣風兒過後,亦可見到盛開的薔薇花,啪嗒一聲兒落地的瞬間,但見輕柔的花楊海成瓣一片片飄落,這淡淡的哀傷與愁緒,似乎能融解任何心扉。
喜歡,並不是因為它曾是幼時我舌尖上的美味,而是喜歡它的清雅。花開的時候,淡定從容,吐盡芬芳,一地潔白。眠於點點露水的泥濘,安靜無悔的樣子。或許薔薇也屬孤寂,期望有靈犀讀懂之人。不招搖,不諂媚,不祈求,只在最後用生命的代價,換來一聲絕響!!飄落時,亦便開始慢慢了悟:這世間,原本有很多無法理解的事物,那麼,選擇沉默是於最好的對待。因為時間才是解開一切的鑰匙。是繁華盛開,還是鉛華散盡,且都讓給時間,它終會給出答案的。慢慢來,時光不會讓人生走完,畢竟美好續在人間。
日暮黃昏下,清嗅著鄉野裏淡雅清新的花香,微閉雙眼,佇立於風中,仿佛是在沉澱,如此情切,如此安然。那淡淡的紫,清清的香,隨風搖曳,搖出了多少舊年間的記憶。那是,深夜唯恐花睡去的閑淡與美好,不說話,不驚動這一朵朵花的魂魄,看它在夜裏悄悄地開或是悄然地墜,說不出哪一朵或是哪一枚浸潤心底。輕輕的來,悄悄的去,矜持而優雅。開過了,香過了,飄謝了,便是一樹花的春天。起碼,於我這個看花人來說,我是喜極了它們的到來,更喜極了它們獨守一段寂靜時光的悠然……

什麼該有耐心

我們常把“等”和耐心混觀塘找換店為一談。其實聰明人懂得:什麼該有耐心,什麼則不能等。

可以用努力改變的事情不能等,不能用努力改變的事情要有耐心。

該做的事不能等,對結果卻要有耐心。

人生目標不能等,對人性卻要有耐心。

耐心與行動力並不衝突。就算面臨生命脫髮 原因中最大的痛苦,無法承受,也可以一方面有耐心地等時間將痛苦遺忘,另一方面,讓自己發揮行動力,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在我看來,成功的人腦袋多半知輕重、有條理,會把許多事情放在不同的抽屜裏。

比如失戀,很難短時間忘懷憂傷,可是你的工作,分明與失半永久化妝戀無關。不要把工作和戀愛混為一談,請把它們放在腦袋中兩個不同的抽屜裏。

理出頭緒是一種基本智慧,分門別類是一種重要哲學,這是一種自我訓練的能力;在人生混亂時,最不能等,越等越陷入混亂。

美國男子航班起飛前打架鬧事 被全日空請下飛機

中新網5月3日電 據外媒報導,日前,全日空數碼通一架從東京飛往洛杉磯班機在起飛前發生乘客互毆事件,事發經過被同機乘客全程拍攝了下來並上傳至網路,其中一名鬧事乘客被航空當局人員帶離現場。


全日空客機(資料圖)
據報導,這起“暴躁乘客”事件發生在5月1日晚間,當時全日空NH6航班正準備從日本東京成田機場飛往美國加州洛杉磯國際機場。來自亞利桑那州鳳凰城的乘客奧爾(Corey Hour)用手機拍攝下一名男性乘客在飛機起飛前毆打另一名乘客數碼通經過。
奧爾對媒體稱,沒有人激怒這名鬧事男子,整起事件“發生的莫名其妙”。他說:“他原本都很冷靜,但幾分鐘後卻動手揍另一名男子。他開始辱駡威脅乘客。沒有任何事情激怒他,就這麼發生了。”
奧爾表示,他認為全日空將這件事處理的很好。他說:“他們已經盡力,這不是航空公司的錯,這是一起個別事件。航空公司已經盡力平息衝突。”
全日空發言人辛格頓(Marvin Singleton)向媒體證實了此事,表示疑似先動手打人的是名40多歲美國籍男子,這名男子也疑似攻擊其他乘客和一名航數碼通空公司員工。
辛格頓表示,當局認定這名男子對其他乘客構成安全威脅,因此他下機後遭當地執法部門逮捕。
原文地址:http://www.imastv.com/news/international/2017-5-3/news_content_159141.shtml

莫言來港出席講座 肯定香港文學有豐富資源


【文匯網訊】 (記者朱慧恩)團結基金旗果酸換膚下中華學社4月19日邀得2012年諾貝爾獎文學獎得主莫言於香港灣仔會議展覽中心講述「黃土地幻覺世界與中國文學契機」,場內座無虛席,吸引超過六百名本地學生、教師及文化團體參加。聽眾於講座後的發問環節踴躍發問,更有聽眾專程帶同孩子由深圳來港出席講座。
 

於講座上,莫言肯定了香港文學有豐富的資源,他指出香港並非「文化沙漠」,有很多出色的作家及文學作品,如劉以鬯的《對倒》、西西的《我城》和《像我實德金融這樣的一個女子》,他更提到在台灣和內地尚未有太多的文化交流時,是西西把他的作品帶到台灣。
於對談環節上,團結香港基金顧問、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諮詢委員會主席鄭培凱詢問莫言如何從西方文學吸取養分,莫言表示自己深受西方文學思想、拉美寫到風格的啟迪,同時吸收中國傳統文化、中國古典和民間口頭文學的精髓,再以個人經驗找到自己的個性tr90 價錢,形成了中國當代文學風格。
原文地址:http://www.imastv.com/news/hongkong/2017-4-20/news_content_155852.shtml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最古記事

(01/09)
(01/14)
(02/20)
(04/05)
(04/21)

P R